手脚发麻是什么原因不戴套套又能避孕的最佳方法-百万藏书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5-17)浏览: 178
不戴套套又能避孕的最佳方法-百万藏书
| 百万藏书 你的私人图书馆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每天免费赠阅藏书万卷

01
沙洲虽然地域辽阔,一洲之地纵横数千里之广,但因为靠近黑浮沙漠,土地贫瘠,土地面积虽在卫国众多州郡内名列前三,但人口反而是最稀少的。
沙洲因为地处偏僻,民风剽悍,民间多流传神仙鬼怪之说,其中流传最广者莫过于浮离山的神仙传说,此山脉坐落与沙洲中部,山脉纵横百里,山中多有猛兽,生活在山下的猎人部族中,即使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只能在山脉外围捕猎,觉不敢踏足山脉深处。传闻山中乃是神仙修炼的道场,仙人不喜被凡人打扰,进入山脉深处之人多半有去无回,多年前,也曾有一心寻仙问道的凡人进入山中,寻那飘渺的神仙,但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这山脉深处遍成了凡人的禁地。
······
此时已入午夜,借着月色可看出,整个浮离山一片郁郁葱葱,偶尔一两声野兽的吼叫传出,在山脉的最中心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一名白衣少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团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自身后缓缓升起,只见这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眉目清秀而略显稚嫩。
忽然,这少年嘴角抽搐一下,眉头紧锁,脸上的汗水自额头上渗出,仿佛正在忍受莫大痛苦一般,只见这少年双目突然睁开,一团精光射出,紧接着便吐出一口黑血,双目便的暗淡无光起来,仿佛元气大失一般。
“又失败了”,少年喃喃自语道。这少年闭目沉思起来。
原来这少年名叫叶峰,乃是占据这浮离山的修仙家族,叶家的一名低级弟子。只是这叶家虽然占据了整个沙洲最大的灵脉,但是家族毕竟资源有限。而沙洲灵气匮乏,能被这么一个弱小的修仙家族占领的灵脉自然也不是什么上佳的极品灵脉,所以为了家族的延续,从祖辈便传下祖训,为了保持家族的强大,低级修士在十五岁成人礼之前,不能进阶练气期第四层,只能离开家族外出历练。待将来筑基之后,在重返家族,说好听一点是外出寻找机缘,但实际上便是被逐出家族了,毕竟若是十五岁还未达到炼气四层,那以后筑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如此还不如节约出更多的资源给族中有潜力的后辈去用。
虽然浮离山资源灵气皆属下等,但还是会吸引大批的散修窥视,家族中若没有足够的高级修士坐镇,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也是一个小家族的无奈之处。
叶峰无奈的摇摇头。都知道炼气第三层到炼气第四层是一个坎,却没想到这么难,自己两年以来已经冲击瓶颈十余次了,今天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没想看还是失败了,看来将来只能轮为散修了,想到以后沦为散修的后果。以后只能像凡人一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叶峰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叶峰低头看了看刮在胸口的拿到符,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要说这叶峰也是苦命之人,其父亲叶子舟本是卫国赫赫有名的筑基圆满修士。并且加入了卫国三大宗派之一的盘龙谷,被传为盘龙谷最有希望结丹的修士,只是不幸被人暗算,一身修为化为无形,其母亲为了救治父亲身上的奇毒,外出寻找丹药,却在也没有回来。
此时多半也已不再人世。而父亲在母亲外出不久后,就毒发身亡,父亲临死之前,所用的法器,宝物,不知为何都没有传给叶峰,而只留下了这枚不知道用途的符,要说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的身家肯定不菲,只是不知道父亲的生前的储物袋到底去了哪里,父亲没有把东西给我,想必自有他的用意,叶峰只能这样想到,调理了一下身体后手脚发麻是什么原因,叶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洞府走去。
与其说是洞府,不如说是一个小山洞更合适。在父亲身亡不久后,叶峰的洞府便被家族收回。现在的住处不过是杀了一头老虎后,将其的巢穴占领。自己稍加装饰了一下,便住了进来,只是即便如此,这处洞府也不得不放弃了。
而在叶峰刚离开那岩石之后,在离叶峰十余丈的一颗大树上,五名男女显露出身形。一名灰衣老人,须发皆白,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个疤脸大汉,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娇媚少妇,妖娆动人,眉目之间满是风情,在离这三人丈许远之处。一男一女站在一件飞剑法器上若有所思。女子二十余岁年纪,身着一身红衣,分外惹眼,而眉目之间到与叶峰有几分相似,只是一脸的煞气,那男子到是面目俊朗,一身白衣,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唉,真是可惜了‘”,红衣女子叹息一声之后,略带几分惋惜道。
“有什么好可惜的,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叫美少妇轻笑一声道,其声音竟然略带几分沙哑,此女沉思一番后。紧接着又说道“叶倩妹妹,你不会是想要反悔?你大哥留下的筑基丹我们可都让与你了”。
“哼,都到这步,我还怎么反悔。若是我家夫君资质不高,无法筑基。我又怎么会图谋自己亲侄儿的筑基丹”。红衣女子有几分懊恼的说道。
听到此话,旁边那白衣男子面露愧色,“都是我不好,拖累夫人了。”
“唉!”红衣女子叹了口气道“你我夫妻同心,还有必要说这些吗?倒是如果不是我们从中作梗的话异能高手,凭峰儿的资质,莫说练气中期,将来筑基也不是不可能的”。红衣女子对夫君说完,又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白发老者点点头道“不错,凭峰儿天生异灵根的资质,若是在有子舟留下的丹药相助的话,大有可能超过他父亲的,”
“哼,这又怪的谁,若不是当初大哥自作聪明,让我们立下毒誓,让叶峰一进阶练气中期。在其成人礼上,必须将其留下的丹药全部交给叶峰,还要将他留下的仅有的一件极品法器交出去,我们又怎会出此下策的,”中年大汉说完,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紧接着又冷笑道“嘿嘿,只是大哥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的亲妹妹,叶峰的亲姑姑会帮我们一起图谋他的遗物。”
“住嘴,”红衣女子被人戳中短处仙途正道,有些恼羞成怒,“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大哥留下的断天戈必须归我,我要带会门中”。
娇媚少妇见叶倩有发怒,赶紧从中劝解到“妹妹,这样不好吧!大哥遗物中最珍贵的筑基丹你已经带走,你吃肉总要给我们留口汤。”
“你知道什么,这断天戈乃是本门一位结丹长老赐给大哥的,大哥身死,此物本该收回,只是听说大哥留有一子,资质不错,打算让峰儿有些根基后拜入我盘龙谷,这才没有收回此物,如今峰儿成这样,我怎敢让本门那位前辈在见到峰儿,我们这些小手段可是瞒不过一位结丹期前辈的。到时候,那位前辈盛怒之下···”说到此处,叶倩的威胁之言表露无遗。
虽然不知她此话的真假,但一想到有可能会得罪一位结丹期前辈。又怎么不让他们心有余悸。一时之间,众人到也不好反驳什么。
叶倩见此有说道“虽然筑基丹我们夫妻拿走,断天戈由本门收回,但大哥的遗物里可不是只有这些东西的,灵符跟灵石就不说了,单是中品上品的法器,几位就能人手分一件,”
听到叶倩这么说,这几人虽然依旧有些不渝,但总算有些释然了,“以峰儿的资质将来筑基之后,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大哥心机深沉,不可能把留给他儿子的东西都放在我们身上,说不定····”中年大汉说完,目光望向了其他几人,凶历之色展露无遗,这几人竟然图谋族中晚辈的东西,还打算杀人灭口的样子。
“不行,不管峰儿将来会不会记恨我,我都是他姑姑,叶子栋我警告你,谁若敢动峰儿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叶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好了子栋,子舟当年心机深沉,几乎算无遗漏,又怎会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把一生积蓄,所有的丹药法器全放在我们这里了,就连最珍贵的筑基丹,都放在我们这里,即使还留给峰儿什么东西,也都是些无关紧要,不会招人眼红的普通之物罢了,你好歹也是峰儿的堂叔,还是不要赶尽杀绝了”。白发老者见事不可违,便如此劝道。
“天色一晚,我们夫妻便告辞了,若是峰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拼着受本门前辈责罚,也要告诉本门前辈真相,还有,希望本门那件断天戈你们尽快取出来,我还要拿回师门交差的”。说完,叶倩一说完,也不等几人有什么反驳的话,夫妻二人便驾驭着法器向后飞去。
见这二人离开,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叫叶子栋的中年大汉对其他两人恨恨道“不过一个筑基中期,一个刚刚筑基而已,父亲,凭你筑基后期的修为,我们三人联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好了”老者没等其说完便打断道“就算真杀了他二人有何用,别忘了倩儿也是拜入了盘龙谷的,若真是被有心人追查起来,我们对自己家族的人杀人夺宝,败坏了名声是小。杀了两名盘龙谷弟子,惹来盘龙谷的报复是大,更何况,现在外面那些散修蠢蠢欲动,我们还要借着倩儿盘龙谷内门弟子的名气震慑一二的”。
只有那妖娆少妇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02
一个多月之后,沙洲金田郡的一条荒僻的官道上,一匹皮毛焦黄的老马拉着一辆破旧的双轮马车,在官道上徐徐行进着。
车前则坐着一名白衣少年,面目普通,正是叶峰。
从当日离开家族之后,叶峰并没有按照族长的要求,去世俗中寻找本族的那些凡人世家,从自己在家族内受的奚落,跟离开时,本族的数位前辈跟一干同族的鄙视眼神中,叶峰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家族彻底放弃了,即使到了那些凡人世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倒是叶峰在离开之后,姑姑叶倩反倒是送了他一程,并在临别前,赠送了他几张保命的灵符。让叶峰自父母离去后,唯一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还有亲人,但是当姑姑从容离去时,叶峰也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在也没有亲人了。
本以为会沦为散修的叶峰,在初时打算寻找一处稍有灵气的灵脉,安心的做一个散修,但是叶峰在寻了三四处之后,发现每一处稍有灵脉之地,都被人占据了,自己甚至因为误闯他人的洞府,差点被当场击杀。
后来走进了一座大山中,本想纵情于山水,老死此山。但是无奈的发现,没有辟谷的自己,在没有族人提供的食物,连生存都成了问题,而且山水之中野兽众多,一个不注意,即使自己稍有法力在身,也大有可能成为某些野兽的腹中餐。
无奈之下的叶峰,只得回到了世俗中,幸亏自己是修仙者,在几户为富不仁的富户家中,略施了一番手段,就得到了大把的金银,一时竟让叶峰成了凡人中的小富豪。这才买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准备游历一下世俗。
这时他坐在车前,身体摇摇晃晃,两眼半眯,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实际上叶峰正在仔细参悟修炼的功法,按说自己的资质不凡,一个练气初期的瓶颈不应该这样难突破,莫非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出了什么问题。
正在叶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一股说不清的危机感袭来,让叶峰几乎坐立不安。
这可让叶峰百思不得其解了,自己一个散修,又怎会被人盯上,若说是厉害的妖兽,那就更不可能了,莫非是自己的感应出错了不成。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叶峰实在坐不住了。望着路边松松散散的树木,叶峰一个纵身,跳入了一棵大树之上,并将身上仅有的一枚隐身符取了出来。符纂虽然珍稀,但事关自己的小命安危,叶峰自然不会吝惜什么的。
青色符黧爆裂了开来,几个神秘符文随之浮现而出,围着叶峰一阵上下飞舞。
“噗嗤”几声轻响后,,符文化为一团团青雾,眨眼间就将叶峰淹没其中。
片刻后青雾散尽,原地竟空无一人了。
而就在叶峰隐匿好身形没多久,刚才所乘坐的马车忽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竟是被两件法器同时出手,将马车击毁。
随即三名黑衣人显现而出。望着马车一脸疑惑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人?莫非我们的情报有误?”一名黑衣人疑惑的说道。
另一人摇摇头说道,“情报不会有错误的,否则这里也不会出现一辆空车了,多半是他察觉到了我们要对他出手,才提前躲起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三叔可是亲口吩咐,要我们一定要将其灭口的,若是我们三人联手之下,被练气三层的他跑掉,回去肯定会受三叔责罚的。”
“此人不可能提前察觉到的,肯定是刚刚意识到了什么,才匆匆离去,绝不会走太远的,我们分头去追。”
三人说完之后,就分别向两个方向急追而去。
躲在大树上的叶峰,可是大吃一惊,尽管三人黑衣罩体,看不清本来面目,叶峰还是从声音上判断出,这三人竟是自己家族中的几位堂哥,而且其中一人,还是一位堂叔家的四哥叶青,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练气九层。另外两人也皆是练气七层的修为,若不是自己见机的快,现在怕是要身首异处了。
让叶峰惊惧之余,更感到愤怒,真没想到,族中的叔伯长辈,将自己逐出家族也就罢了,竟然还派人来袭杀自己。同时也让叶峰有些疑惑,自己身上可是身无长物,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那些长辈窥视的东西,也没有得罪过那位三叔。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在稍等片刻之后,确定那两人已经追向远处,叶峰显出身形,轻身术加持之下,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向远处狂奔而去。
大半日之后,叶峰在一处荒山上停了下来,即使轻身术乃是最低级的法术,不会浪费多少法力,在大半日的狂奔之下,叶峰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不过让叶峰欣喜的是,自己的修为竟然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叶峰为了此瓶颈,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今日好不容易有此机缘,自然不会错过,甚至连洞府都不及开辟,直接在荒山的几块大石之间,盘膝而坐,运转起功法来。
不知是因为自己机缘到了,还是因为面对生死存亡之际,自己领悟了什么,叶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数个时辰之内,就冲破了瓶颈,练成了第四层功法。
03
一到达第四层,叶峰立刻体会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他的五感“轰”的一下被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眼中的一切事物突然间变得那么明亮,那么清晰,原来自己无法看得见的一些细微的东西,也一下变得被放大了一样,在眼中明细可见,即使现在实在夜间,就连远处大树上的一根根纤细的蛛丝都瞅得一清二楚;耳朵的听觉也忽然间变得灵敏无比,无数各以前听过的声响全都涌入到了耳中,比如十几丈外一只蚯蚓钻地的“沙沙”声,某只不知名的虫在前面飞过的“嗡嗡”声等等,这些声响就好像在他耳边响起一样马山仙境,听起来那么的真切,那么的清晰;除此之外,一些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气味,也让叶峰知道自己的嗅觉也与以往大大不同了。
叶峰又惊又喜,在此之前的几层修炼虽然也让他的五感有了一定的提升,但都没有像第四层这样改变的这么明显,改变的这么巨大。
除此之外陆元箐,他还感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轻了许多,神识上也有了一些长进。
叶峰细细品味着身体里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呆在原地不动一下,就能明了数十丈内所生的大小事情,这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令叶峰非常的痴迷不舍。
如今他明白,修仙者只有修炼到第四层是真正的略有小成。
就在叶峰刚刚领会到他所修炼功法的奥妙之处不久,忽然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升起,让叶峰几乎汗毛倒立,半日前,就是因为这种莫名的危机感,才让叶峰躲过了一劫。并且这时的感觉更加强烈一些。
叶峰在这种感觉升起的同时,毫不犹豫的一个翻转,向旁边移开了丈许的距离。
而就在叶峰刚离开的一刻,“轰”的一声巨响,叶峰原先的盘坐之地的几块巨石,被炸成了粉末,一把飞剑法器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一名黑衣罩体的蒙面人出现在了不远处,随手一招,将那把飞剑招回手中,两眼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自语道。
“你居然能躲开我的法器攻击?”
叶峰面色难看的可怕,此人乃是家族中,与自己同辈的九哥,凭对方练气七层的修为,自己多半要遭殃了,尽管如此,叶峰还是冷静下来,冷冷的说道,“小弟不知何处得罪了九哥,让九哥如此动怒?”
那黑衣男子见叶峰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做隐瞒,如同看一只蝼蚁般的望着叶峰,冷冷说道,“要怪就怪你是叶子舟的儿子吧!”
说完之后,手中的法器在此脱手而出,直接向叶峰激射而来。
叶峰见此情形,大叫一声“看暗器”,单手一扬,一团白乎乎东西向此人激射而去,同时单足一踩地,整个人弩箭般冲向一侧,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飞剑的攻击。却没有想到那把飞剑飞到身后,竟然去而复返,将自己的腹部洞穿。
幸好黑衣男子面对叶峰发出的“暗器。”,没有及时放出防御护罩,直接召回飞剑,用那把飞剑冲飞来东西虚空一刺而去。
“轰”的一声,那团白乎乎东西被一道无形刺芒凭空击中,但一下意外的爆裂而开。
一团灰白色粉末迎头一洒而开,覆盖了附近数丈内一切。而叶峰则趁此机会,向旁边的灌木丛中疾奔而去。
黑衣男子见此一凛,哪敢让这粉末真的及身,猛然将骨剑往身前一横,另一只手往身前虚空一按后,口吐“护盾”二字。
刹那间,骨剑微微一亮,一层无形气浪从上面一卷而出,将附近粉末全都一卷而开。
接着男子飞快一低身,用手指从附近地面上沾了一点粉末,往鼻下稍微嗅了一嗅,顿时变得暴跳如雷起来。
“竟然只是普通石灰。臭小子,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怒吼完之后,直接向灌木内追去。
而就在黑衣男子刚踏入灌木丛的一刻,几颗火球毫无征兆的激射而来。自己身外没有护体灵光,自然不敢让火球术近身,一边躲闪,一边用飞剑击飞攻击来的火球,同时暗暗疑惑,这穷小子拿来这么多的火球术灵符。
而当那些火球半路熄灭,或者被飞剑击成粉末时,才终于明白,自己竟然上了此人的当,这些哪里是什么火球术,竟是一推干柴不知何时被点燃之后,被鱼目混珠的扔向了自己。而就在黑衣男子躲避火球术的同时,叶峰的身形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人再次向前追赶而去,只是没过片刻,更多的火球向自己激射而来。
“雕虫小技,还敢戏耍与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黑衣男子对这些飞来的火球不闪不必,直接迎着火球向前追去。而就在此人刚刚怒吼完,忽然发现那激射来的火球有一颗好像不一样,
“咦!这颗怎么这么大,还是青色的……”
此人刚讥笑了几句,那颗青色的火球就已经到了身前。
“啊!”
一声凄厉的惨呼声传来,此人被火球包裹了片刻之后,就化作一具焦尸躺在了地上。
04
看到这一幕,叶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把提到嗓眼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在动用了手中为数不多的几张灵符,和进行了一连串虚虚假假的掩饰行动后,终于让此人彻底从世间消失了。
可叶峰脸上,并没有露出多大的喜悦之色,反而是一脸的自嘲和苦笑之意。
这也难怪,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自己家族的亲人追杀,若不是亲姑姑赠送的几枚保命的灵符,自己今天可就凶多吉少了,毕竟这位堂兄可是练气七层的修士。
叶峰强忍住疼痛,止住了正在流血的腹部,走到了这位堂兄的身侧,将储物袋取下之后,又随手捡起了那柄飞剑法器。
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正要向远处狂奔而去。
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你敢杀我九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迷雾苍龙。”
“不好!”
叶峰这一惊非同小可,如何不知道是那练气九层的四哥来到了此处。
随即毫不犹豫的取出了一枚黄色的灵符取在了手中,此灵符乃是身上仅存的一张土遁符,如今小命难保,也只好用掉了。速记叶峰神情郑重的念念有词起来。
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了不远处,见叶峰如此模样,忽然明白了什么。当即大怒的操纵着一把弯刀法器,向叶峰激射而来,人也随后在轻身术加持下,向叶峰飞驰而来。
却见那弯刀刚飞到叶峰身前之时,叶峰的身形忽然毫无征兆的钻入了土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那黑衣人愤怒的大吼之后,操纵着法器将四处的地面轰炸的一片狼藉。
·····
在金田郡的郡府,有一家三层的香家酒楼。此楼在整个金田郡也是排得上字号的大酒楼,特别是它的招牌酒水,为它揽下了不少闻名而来的客商。
此时正是午时用饭时分,所以香家酒楼正是人满为患,从一楼到三楼的桌前都挤满了用餐吃饭之人。
从酒楼外大街上路过的行人,都能闻到酒楼上出的浓浓酒饭之香,让人垂涎欲滴,甚是诱人。
在二楼靠街面窗口的桌旁坐了一名白衣少年,桌上摆了些可口的荤素小菜,手拿一个精致的酒杯。自饮自啄着,这人正是花费了数月的时间,养好了伤势,并游历到此地的叶峰。
叶峰这时从窗户往下居高临下望着什么,手中还把玩着一个盛满酒水的小酒杯,桌上的饭菜也未动几口,整个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懒散样子。
叶峰斜瞥了一眼窗外的街道,又收回目光看了看眼前的大厅,脸上表情毫无变化,却一仰头,把那杯酒给喝了下去,然后继续望着楼外出神。叶峰一边用手指轻敲起桌面,一边推敲着心中的疑问。
若是不想明白家族中的长辈为何无故击杀自己,实在寝食难安,而且自己即使灭杀了练气七层的九哥,还有一个练气十层的四哥哥跟另外一名练气七层的家族修士,在四处寻找自己,一旦遇到,以自己练气四层的修为,绝对有死无生的。毕竟上次逃命用的土遁符,也就那一张而已。
不过被自己击杀的九哥身上,倒还真有不少的好东西,那把中品的飞剑法器就不说了,正好是自己现在急缺的防身法器,而此人的储物袋中,竟然还有七八块灵石跟一瓶洗髓丹,那些灵石倒也罢了,而那些丹药可是叶峰急缺的,叶峰尝试着服用了几颗丹药,果然每一颗丹药炼化之后,都让叶峰节省了七八日的苦修之功,有些这些丹药,即使在没有灵脉之地。自己短时间内,应该就可以修炼到练气五层了。
“你听说了没有,城外的鬼庄昨日又死了两人。而且这两人死的比以前的死者还惨,衣服是新的,身上光剩下皮包骨头,长什么样子都看不清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坐在叶峰不远处的位置上,对着同伴低声说道。
听到这里,叶峰不禁心里一动,仔细倾听起来。
一名四十多岁的大汉吃惊的说道,“什么?又死人了,前段时间,郡守大人不是刚请了法师在鬼庄内做法过的吗?”
那老者摇头说道,“老弟有所不知,那做法的法师第二天就突然暴毙了,只是郡守大人怕引起恐慌,才将此消息压了下来。”
大汉有些惊惧的说道,“那我们可要小心一些了,晚上切莫要离那鬼庄远一些。”
“老弟放心,听说鬼庄内,杀人的厉鬼是一个千年的女鬼成了气候,只吸食少男的精血,你我都一把年纪,送到鬼庄,那女鬼都看不上了。”
那老者说完,两人话锋一转,又喝酒谈笑起来。
叶峰听的吃惊不已,已叶峰修仙者的身份,自然不相信什么厉鬼作祟的传闻,而听那老者对死者的描述,根本就是什么修仙者修炼歹毒功法,吸食活人精血所致,靠吸食凡人修炼邪功的修仙者,自然不会是什么法力高深的前辈,但是一般这种邪恶功法,前期修炼都特别快速,且神通诡异,一般同级修仙者都远非敌手的。
“两位客官请,您这边坐!你点的菜马上就上来了赤柱监狱。”一位身穿白短褂的店小二,引着一位十七八的白衣少年,跟一位二十来岁的貌美少女走上了二楼,并把他带到了叶峰隔壁的一张空桌旁坐了下来,然后就急忙的下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这少年长的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眉宇间颇有几分英气。而那少女虽然不算多漂亮,却隐隐有股除尘之意。一踏上二楼,立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那少年坐下之后就环顾了四周一眼,刚好和叶峰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叶峰感到对方的眼神中有种莫名的深邃之感,似乎有种奇怪的引力就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吃了一惊,连忙把头扭了过去,脸色也微微一变。
这个人也意外的惊愕了一下,但随即冷看了叶峰一眼后,就转过头去,不再理睬这边了。
而那少女好奇的望着叶峰半响,露出疑惑之色,最终也转过头去,不在理睬叶峰。
这种一眼就被人看透的滋味,叶峰自然明白什么意思,说明对方是修为远超于他的修仙者。而且修为起码在被自己击杀的九哥之上,比起那位练气十层的四哥,也不会弱多少的样子。
两人等酒菜上满了一桌后,就开始大口吃喝起来,而且吃的十分香甜,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两人一边吃喝,一边低声交谈着,只是两人嘴唇微动,却丝毫声音没有传出。叶峰知道,两人肯定是用了传音之法。
叶峰此刻却有些坐立不宁,坎坷不安起来。
结果在叶峰心烦意乱的提心吊胆中,这两人吃完了自己的饭菜。就扔下一锭银子,飘然而去。
叶峰等到这两人彻底离开酒楼之后陈洁丽,长长出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金田郡居然藏龙卧虎,随便一家酒楼就见到了高级的修仙者,不是说一般的高级修士不屑于与凡人打交道吗。不过联想到鬼庄作祟的邪修,在联想到这二人年纪轻轻就修为不弱,多半是什么大家族或者宗门的修士,听说了此地的邪修害人,出来斩杀邪修历练的修士。
而叶峰在城内溜达了一圈,直到天色见黑,才不慌不忙的向城外走去。不过走到半路又嘀咕起来,自己在城外的一所破庙内容身,好像距离那鬼庄没有多远的样子威猛乐队。若是万一遇到那邪修,可就麻烦了,毕竟自己这样的低级修士,对于那些邪修来说,吸取精血,淬炼法力可比那些凡人的效果好的多,一旦被那邪修遇到,绝对九死一生的。
既然知道了此地有邪修害人,看来明日只能离开此地,另去他处了,而且这里距离自己的家族所在之地,离浮山也不太远,也不是久留之地。卫国地域辽阔,以自己的修仙者身份,凡人的世俗中,又有哪里去不得了。
想到这里,叶峰继续向破庙内走去,不过心里防范之下,身形放缓了许多,并且取出了身上仅存的两枚火球术灵符,跟那把飞剑法器。
只是刚走到破庙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陡然而生。叶峰心里一惊,随即向后急退而去。
只是还没有退出几步,一个黑衣人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叶峰身后,冷笑着说道,“兄弟许俊浩,这数月来,你可是让为兄好找啊!没想到你居然突破了瓶颈,修炼到了练气四层,恭喜你啊!”
见到来人,知道不是那邪修之后,叶峰不但丝毫不见轻松,心里反而沉到了谷底,若是那邪修,自己或许有一线生机,而被自己的这位四哥叶青追杀,自己绝对是有死无生的。
叶峰知道落到此人手里,自己绝对是求死不得,随即毫不犹豫的一招手,将一枚灵符脱手而出,那灵符半空之中,化成一枚数寸大小的火球,向那此人激射而去。
叶青实在没想到,如蝼蚁一般的练气四层叶峰,居然敢先发制人。随即手忙脚乱的向后避开,并伸入储物袋中,准备取出什么厉害的宝物。
而叶峰却趁此机会,轻身术加持下,向远处狂奔而去。而所奔去的方向,赫然是那邪修作祟的鬼庄之处。
叶青在用一面小盾,硬结了火球的一击之后,血气一阵翻涌,强行压制下喉头的精血,却见此地哪还有叶峰的影子。随即大怒的向叶峰逃离的方向急追而去。
两人一追一逃,瞬间消失在夜幕里。
05
半柱香之后,叶峰出现在了一处荒凉的庄园之前,借着星光,跟自己修仙者过人的目力,只见此处破烂的大门虚掩,周围的矮墙已经破烂不堪,周围静的出奇。诡异的连一丝微风也没有。
“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正当叶峰犹豫不决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叶峰身后不远处响起,正是四哥叶青追到了。
叶峰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个纵身,自矮墙跳入了院子中,向院内破陋的大屋内跑去。
而进入大屋内的叶峰,只觉屋内静的出奇,遍布的全是蜘蛛网。荒凉异常,哪像是有什么邪修盘踞的样子。莫非酒楼那几人的谈话根本是以讹传讹,鬼庄根本是子虚乌有之事,那自己可就麻烦而了。
就在这时,一身黑衣的叶青,已经追入了屋中,将叶峰堵在了里面。
而这时叶青没有说话,直接祭出了一把弯刀法器,准备将叶峰一举击杀。
而叶峰正准备将最后一枚灵符祭出,做困兽之斗的时候,那叶青忽然停了下来。吃惊的望着叶峰的身后。
叶峰暗道一声“不好”,随即准备躲闪而开之时,只听背后一阵轻微的响动,一个快到极致的黑影,在叶峰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出现在了叶峰身后。
然后一个“定”字,脱口而出。
同时,叶峰感觉似乎是一张纸符贴在了后脑上。
纸符一触及到头颅,叶峰就觉得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连眼皮也无法眨动,对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但眼中仍能看到,耳中也能听到,只是意识如同陌生人一样,无法对躯体进行*纵,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就连想叫都叫不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是中了定神符了。
那人制住了叶峰,才缓缓走上前来,只见这人一身灰袍,面目俊雅,二十七八岁年纪,竟是一名俊美青年,只是这青年脸上呈现不正常的殷红之色,且双目碧绿,仿佛一只择人而食的凶兽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叶峰只觉此人带给他的压力,比练气九层的四哥还要恐怖几分,起码也是练气十层的修士。
此人对叶峰置之不理,反而对叶青露出感兴趣之色,仿佛在欣赏什么垂涎欲滴的美食一般。
“在下叶家叶青,杨肸子奉家主之命,追杀家族叛徒,今日叨扰了道友的清修,还请道友见谅,我叶家长辈片刻便会到此,亲手清理门户,定会感谢道友的出手之恩。”叶青一边虚张声势的说着,一边身形缓缓向后移动而去。
此人对叶青的话,根本不为所动,冷冷的说道,“今天运气不错,居然碰到两具血食送上门来。”
这人明明是一俊美青年,但是声音沧桑沙哑,仿佛垂死的老人一般。而此人看叶青的眼神,也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
叶青见此人如此表情,更是露出不安之色,全神戒备的缓缓退到门口之时,忽然毫无征兆的一声惨呼,随即倒在地上抽搐起来。露出黑衣之外的脸上跟双手,也诡异的变成了漆黑之色,仿佛身中剧毒一般。
叶峰心里大吃一惊,叶青也是练气九层的高手,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着了此人的道,本来还打算这二人蚌蟹相争,好给自己争取一丝逃生的机会。叶峰的心可是沉到了谷底,莫非今日就要命丧此地不成。
而那俊美青年随手一招,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自叶青身上飞出,落入此人之手,竟是一只寸许长,漆黑如墨的蜈蚣,此蜈蚣一看就是剧毒之物,且行动无声无息,实在叫人防不胜防。
“不错,你这小家伙的毒性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即便是筑基修士被你咬上一口,怕是也不会好受吧!”
此人望着蜈蚣满脸喜爱之色的喃喃自语道,并慢慢的向叶峰靠近而来,用蜈蚣对准了叶峰的喉头。
“我命休矣!”
叶峰口不能言,只能在心里绝望的痛呼一声。甚至想闭上眼睛,都无法闭上,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蜈蚣离自己的喉咙越来越近。
忽然此人一挥手,毫无征兆的将这蜈蚣向外面扔去。
06
那蜈蚣去势极快,一闪即逝的消失在屋内,还没等叶峰反应过来,外面传来一声女子惊恐之极的尖叫声,随即一名男子的呼喝声,法器的爆裂声传出。片刻之后,就此悄无声息。
而那血色青年却脸上一阵苍白,厉声喝道,“何方鼠辈,竟敢伤我灵虫?”
而这时,一男一女两人一闪身,冲进了屋内,并呈左右夹击之势,将这血色青年夹在了中间。叶峰心中一喜,这两人竟是今日在酒楼内遇到的两名修士,看来今日或许能逃过一劫了。
“大胆邪修,竟敢在此地害人,今日我盘龙谷便要为民除害。”那少年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你们是盘龙谷的修士?”
那血色青年听到盘龙谷,果然露出一丝惊慌之色,吃惊的说道。而叶峰却是大喜过望,卫国三大宗门之一的盘龙谷,整个卫国修仙界谁人不知,以这两人的修为,在加上出身名门大派,自己这条小命多半保住了。
而那少年见血色青年的惊慌样子,露出满意之色,冷笑着说道,“阁下若是束手就擒,不是不能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的。”
那血色青年听到这少年如此幼稚的话语,竟仿佛相信一般,真的跪了下来,口中大呼,“道友饶命,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只要道友放在下一马。来日定当牛做马,报答道友的不杀之恩。”
此人边说,边磕头如捣蒜一般。
叶峰看的大惑不解,此人神通不弱,修为也不弱于两人,怎会这样一幅脓包样子,待看到那少年一副志得意满的得意样子,叶峰暗道一声“不好。”却苦于不能出言提醒。
果然,那跪在地上的血色青年,趁那少年放松之际,跪下的背后,忽然射出几点乌光,直向少年激射而去。
“师弟小心。”
那少女急忙出言提醒道。
而那少年匆忙之中,向左一躲。
“啊!”
一声惨呼声,自那少年口中传来,少年虽然避开了周身要害,但还是被射中了手臂,而那受伤的手臂,立时漆黑一片。
血色青年却趁此机会,一个纵身,自窗户跳出,就此逃离了。
那少女顾不得同门的伤势,立时向外追去,只是刚跳出窗子,便传来此人的一声痛呼。随即传来此女惊怒的谩骂声,跟法器的撞击声。
叶峰暗骂一声,“两个笨蛋。”两人居然都被那血色青年偷袭暗算了,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居然比自己还要菜。两人的死活与自己无关,但是两人一旦落败,自己绝对难逃一死。而只要这少年现在取下自己脑后的定神符,三人联手之下,未尝不能将这邪修击败的,即使不敌,自保也没什么问题的。
让叶峰惊怒的是,这少年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之后,竟然撇下叶峰,直接跳出窗外,跟那邪修斗在了一起。
惊怒交加的叶峰,听到外面传来的法器撞击声,法术爆裂声,呼喝谩骂声,知道这几人的争斗激烈异常。
叶峰知道,以那邪修的诡计多端,即使以一敌二之下,胜算也几乎占了九成。毕竟这样的邪修神通诡异,远超同级修士,而且与人的争斗的经验也远不是两个菜鸟可比的。
直到一炷香之后,外面传来不知谁发出的惨呼之后,才安静下来。
而叶峰的心却沉到了谷底,因为此时,在也听不到,那两人的呼喝声。多半已经遭了毒手。而那邪修没有立时进来,多半也是受了不轻的伤。
叶峰赶紧守住心神,尝试着提起法力,毕竟这定神符禁锢心神的时间有限汤子嘉,等待灵符的灵力耗尽,自己就能恢复自由了。现在可是在跟时间赛跑。
直到大半个时辰之后,叶峰终于感觉到了定神符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就在这时,一双皮包骨头,惨白的双手,自屋外伸了进来,紧接着,一个脸上丝毫血肉没有终极凶器,仿佛骷髅一般的怪物慢慢爬了进来。
未完待续......
发布篇幅有限,喜欢看的朋友,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看~~︿( ̄︶ ̄)︿

标签:

上一篇: 煤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五龙口景区开展建党96周年纪念活动-中国猴山五龙口景区
下一篇: 湛江旅游网不断扩大的玖富万卡朋友圈与以AI为核心的金融零售想象力-遇见人工智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