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伦不堪幽梦太匆匆-临清流

发布时间: 5年前 (2016-03-07)浏览: 105
不堪幽梦太匆匆-临清流
(一)虚实

已立秋。我和天空,只隔着一个窗户的距离。而我和沈园,终于在夏末相见封魔战皇。
那个飘摇在无数文人墨客心上的秋啊,如我,历经酷暑,跑到千里之外,也只为那一抹秋意。
未至沈园,远远地,隔着街角,就看见了那扇圆拱的石门。一个是圆雕,着青灰长衫黄培陪,临风而立;一个是浮雕,身着金衣,敛眉低首。同在一个门内,只是伸出去的两只手,永无相握的可能,因为,虽在一个时空,一个圆门,而被镶嵌的身体,却永远不能周转自如。于是,那个她,注定只能成为他心里,那片可望不可即的璀璨金光了。
喜欢这个虚实相生的设计,写尽了他们的悲喜老麦克唐纳。
(二)遇见

踏进园内,触目所见,和一般园亭并无不同,无非亭台舞榭,绿柳扶花。再一定睛,却见古老的木廊下挂满了挨挨挤挤的木风铃,悬铃之下,垂一木牌,上面写满了种种能言亦不能言的情语。想起那句“风前带是同心结,杯底人如解语花”。有多少风铃,就有多少不能畅达的深情;有多少红绳盘结,就有多少不能无可把握的无奈。这些铃铛承担了他们的心事,然而,最后,任你缠得再紧,谁又能逃脱风雨的侵蚀,人世的无常呢?
也许,唯有深深的一醉里,斯人斯面才是最后的停留吧。
酷热的阳光热热洒下来,蝉鸣一声接着一声。惘然不只是身在何处,这片同心林却仿佛一线天光,幽幽地诉说,一语便道破了天机。是的,这便是沈园啊,那个伤心女子为一面邂逅香消玉殒之地,那个痴情男子一生为之魂牵梦绕之所,那些个尘世里,无处安放的相思寄托之处。念及此处,内心潮涌。身与心俱来。
行至西墙,墙上字迹犹然清晰: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千百年了,清晰的何曾只是字迹?
转头,他们邂逅的亭台依旧——当年夏语心,他凭空想念着离去的故人,十年不见了,时光真是快;可一抬头,却见伊人正在眼前,浅笑盈盈,依然美丽,只是消瘦,只是比肩而立的不只是她一人。惊住了,呆立着,似梦境,却又不似梦境——梦中人就在眼前,无门遮挡,却又有千百道门槛横立眼前,跨不过,跨不过了啊。
除了微笑,除了对视,还能作何?
这人间啊,亦步亦趋,款款而至的何尝不是一道又一道的门槛——看不见,摸不着,却重似千斤,横压肉身,无以抗衡。当年,是孝顺的门,森冷威严,是为无后也好,是为功名也罢,但,没有人来过问我的心。而当时是太年轻,还是太懦弱,终究放了手,从此一别两宽,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并未各生欢喜。欢喜的,只是那些东风,那些人伦罢了。
而今,走过长长的岁月,才终于知道失去的珍贵。人生多少时候是惘然的啊,尤其在不懂得的年岁——幸福常常因为来的太早,也便不懂得她的珍贵,更不会懂得去挽留。而最残忍的却是,那些错过一次次在心上翻阅,也一遍遍地印证,失去的再也无从捕获。
你就在我眼前,那个去了十年,念了十年,梦了十年的人儿啊,可,今生再也牵不到手了。我们之间,又早隔了更深重的门槛。见,是心之愿;见,又是心之碎啊。斯是那人,却已非那人,那个标签上,早贴上了人妻二字。
除了叹息,除了追忆,除了疼惜,除了痛悔珠江宽频,又能做什么呢?
那一眼,我望尽三秋。
(三)情衷

我曾轻狂地以为,比之她的词,他的词更好,万般心意俱在其中;可是在临墙而立的这一刻,恍觉,她的滋味能有多少,恐怕万般也只能化为一种吧,那便是苦,重重叠叠明明灭灭层出不穷的苦,化不成墙角逶迤的青藤,只能变做一阵一阵的秋风,扫尽苍黄,再将自己扫灭吧。
当年,扫地出门,失去的仅仅只是爱情吗?不,还有婆家给予的屈辱,还有世人给予的冷眼,还有娘家人的尊严颜面……世间那张黑压压的大网,一齐呼拉拉倾斜下来,将她罩了个严严实实。
才华殊遇,此时又怎敌他个“休书”二字?
爱与不爱,留与不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已然不相关。只在那些个潮湿的夜晚,忆及往昔,泪湿枕畔。且问,情思深重又如何,终究放了曾经紧握的手,任我独自去世间飘流。同心结,亦只做了风中絮。梦中人,亦是面目模糊了。
爱有几多?不知,不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成想,怎生忽又得见?在那个不经意的转角!
斯人乎,非人乎?看不清,探不着,唯有那双深情哀愁的眼睛,似曾相似;曾一次次入梦来,又一次次梦中碎华县天气预报。
微笑,微笑,或许告诉你我很好,是唯一的结局。而其实,我们之间,哪还有什么结局?力学哥曾经的赌书泼茶是经过,曾经的红袖添香是经过,曾经的一梦春宵是经过……我的笑里,或许又添一抹凉意吧。
又能奈何?
然而,一年后,却看见了你的心,在墙上。
那熟悉的字迹,淋漓的笔墨,瞬间将那飘忽的眼神定格,原来,你是爱的,一直的爱着,苦苦的爱着!如我这般!
你,写尽了你的心情。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答案。这答案,如悠茫心海上的一束光,瞬间让那些逝去的良辰美景有了意义,而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的痴人说梦。这飘忽的人生啊,仿佛重新有了一个眺望的方向。
可,我又能如何作答?恨不能追回曾经的旧时光,恨这生生地作别,恨别后欲言无寄的万般苦涩;而今日,纵是心中深情不改,却早已物是人非,唯一所剩的,只是相思凝结的一个枯魂,说不得陈相贵,新百伦怕人问,强颜欢笑,独自锁着关于你的秘密,老去枯萎!
当日,舍了我,是为了让你得到一个人间;而我之去,注定了,只能独自去承受人间的覆压。谁,让我是一个女子呢?
没有人知道,你的那首短词像是犁出的一道深沟,将我的心各分两边,一边是爱,一边是责任,从此泾渭分明,无从模糊。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答案,将十年的苦楚打捞而起,留下了一种无望的甜蜜。
(四)暮伤

阳光依然燥热。千百年前的风,依旧在吹。
走出碑亭的我,心中万千感慨。想,若是不曾有此邂逅,是否她会安然度日国际歌英文版,不至一年后郁郁而终。世俗会伤人,殊不知,深情而无望更伤人。若不曾得见他的情,她之情思无从相应,或许更能在空茫中麻木前行吧。
他给了她一剂治愈十年苦痛的药引,殊不知,却又将之引入了另一条无药可医的冰山雪径——期待的暖阳,注定等不来,就只能折杀在这荒原绝地了啊。
而他,比之她的离去,是希望与之短寿的心心相映,还是长长久久的独自思念呢?我相信是后者。
暮年的他盂县天气预报,一再去沈园,却又最怕去沈园。
人之将老,回首往昔,最难忘的,定还是那些快乐时光。与他,拥有她的岁月,才是他心上的锦绣华年。35岁时的光阴啊,像云锦一样,日日披拂在心上,仿佛从未走远。可流年早就淌过了四十年,四十年啊!
青丝转白头,斯人成白泉。
满眼的尘世,却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尘世了!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鏁壁间尘”。沈园,终究是他心中最深重的绮丽。甩不掉,挣不得。而他甘愿受了她的缚兰州蒙妮坦,一生一世。
人间最苦,其实不在物是人非,而在于人去楼空,再无印证;或者,往事只剩空茫,无从寻觅。从前,阻隔他们的是人伦;而最狠的阻隔,却是生死,让你彻彻底底地,永世不得再相见。
比起死去,疲惫的皱纹,无法相拥的手,又算什么?
不能一起生活,至少还可以一起活着啊!
可,终究,世间再无唐琬,她只能如虚晃的灯影,从此空茫地活在他的心上。
曾有人说,一个女人,用一生的情回赠他的爱,是否太深重?可我说,陆游也用了长长的一生,追忆她的情啊。一个重如磐石,一个长如云丝。一个在空间里定格,一个在时间里圆满。他们,终究是旗鼓相当的绝唱。
不过是不一样的苦罢了。而人间的那条路,总是越走越逼仄,越走越荒凉,终至无路。唐琬无缘尝受,他只能一个人独行于此荒凉孤绝之处了。其心,其情,何以堪?
绝唱。多美的词。只是这个绝,是用多少无奈和绝望铸就的呢?“就百年身,谁愿有此事?无此等伤心事,亦无此等伤心诗”清人陈衍如是说。
(五)人间戏

晚上看戏,亦是关于你们的故事。只是,在热烈喧嚣的舞台上,我却有哽咽之感——你们在人间里最悲情无望的一出毛晓慧,终究只做了别人口中的一个故事,看客眼中的一幕剧情。注定,曾塌陷在人间的,又只能,生生世世地塌陷下去了。
绝唱,在你们,只能是绝望中的圆满吧。
忽然懂得拱门上的圆——你们在真实时空的错位,借助于墨痕,却又重新连接于这片虚无的时空,并得以圆满。
只是人间,怕是再无此凄凉的绝美了吧。
2017-8-12

标签:

上一篇: 幼教知识【视频】【也许户外探花季】3月4日(周日)一起去赏新建村红梅绽放成了花海,探秘溪口民国古镇-嘉善也许户外运动俱乐部
下一篇: 安医大图书馆【视频】【乡土】洪洞白石村这个85岁的老人手太巧了,看看他的手艺……-洪洞588信息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