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机玻璃钢不小心搞了个白虎女,可我不是“青龙”怎么办?-分秀阅读

发布时间: 5年前 (2015-11-01)浏览: 110
不小心搞了个白虎女,可我不是“青龙”怎么办?-分秀阅读
导语
潇然**着, 也是忍不住的将张若雪抱在了怀中,潇然只感觉两团柔软,触及到了自己的胸膛, 那滋味很是美妙……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精彩内容
↓↓↓
七月的天, 万里无云,天气更是闷热异常, 滂沱大雨洗刷着整片大地,此刻在s市一高速公路上,上演了一幕绝对惊魂的赛车追赶!
此刻高速公路上,一辆全新款大奔跑车,急速的追赶着一捷达轿车!而大奔车后尾随着数辆面包车!
这捷达轿车在高速公路上横冲直撞!行驶的速度也是飞快! 而那大奔跑车不紧不慢的追着那捷达轿车!
在那捷达轿车内, 此刻也是乱成了一团,车内挤着五人,一名中年妇人,这中年妇人年约四十好几,嘴上被绑着黑色的胶布。
而在其边上,有一年约十五,六的小女孩,这女子别看才十五六,发育的绝对很是不错, 胸部高高的耸起! 小脸蛋也很是漂亮, 长发披肩,穿着一清爽的短裙,露出了那白嫩修长双腿,只是那樱桃小嘴上,被贴上了黑色的绷带,身子上绑着绳子。
这小女孩此刻正被一全身穿着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抱在怀中, 这年轻男子双手不停在那小女孩的全身游走,抚摸着, 手法很是粗鲁,也是有点生疏。
而那中年妇人,被一穿着白色西装之人握着嘴巴, 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掉落了下来。
而在前方驾驶这出租车的是一年轻女子。
这女子也是穿着一紧身的黑衣, 将那魔鬼般的身材,衬托的是那么迷人。脸蛋那长的更是没话说, 那美若冠玉的脸庞上, 布满的严谨, 高高扎起的马尾显得是那么干练!
女子双手配合的很是流利, 操控着这捷达轿车。
“青虎,你快点! 再不快点,后面那些混蛋就追上来了!”开车的女子一脸急切, 时不时的从侧镜上,看着那后方的大奔跑车。
“知道了!”青虎一脸的急切, 大手不停的抚摸着这小女孩, 猛的一使劲, 就将这女孩的上衣给撕了开, 露出了大片雪白。
女孩连忙用手捂着了胸口, 眼睛内也是闪着泪光,嘴上有绷带,却是不能说话, 青虎也是只听到了小女孩支支吾吾,不知她说了些什么。
“快!” 那穿着白色西装之人一声大叫, 双手扶着那中年妇人, 盯着后方的紧紧追赶的大奔跑车! 一脸的急切!
“窝操!老子都不急,你们急个毛啊!”
青虎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手却是扒开了女孩的双手,双手摸上了小女孩的xiong部, 揉搓着, 手法有些笨拙的扯起了小女孩的内衣,扯了两下,还是没有成功,便更是焦急了!
“操!xiong罩,怎么脱的!”青虎一脸的急切,说归说,但手上还是不停的揉搓着小女孩的xiong部, 隐约的感觉这女孩的xiong部有两点有些突起。
“呢妈的!老子冒着生命危险让你破!你他吗的连个xiong罩都解不开!” 那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后面紧紧追来的大奔,破口大骂道! 这世界上那有这么傻的人,连个xiong罩都解不开的!
“操! 鬼知道这鸟货,怎么解!” 青虎使劲的拽了两下, 这xiong罩还是紧紧的贴在那那饱满的胸部上, 青虎心中要多无奈便是有多无奈,但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青虎快一点! 别**了!直接进去!时间来不及了!” 前方那女子急切的说道,
但女子对青虎与那小女孩当面就这般行为,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只是满脸的担忧!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淡定的女人,还真是少见。
“花蛇,老子是处……男! 能不能多给老子点时间,这样死也死的痛快一些啊!”青虎无奈的说道。
但手却是放进了小女孩的裙子内侧, 粗鲁的将小女孩那带有卡通图案的**给扯了出来, 直接将这带有动画图案的**直接丢向了挡风玻璃前方。
“**! 你***,别恶心了! 得快点, 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花蛇急切的说道,
她看着镜子侧面,发现那辆大奔车却是越追越紧!这青虎倒是还有空玩这东西!
青虎也没废话,抚摸着那小女孩的秘地, 小女孩则是动着身子,满脸的红晕,青虎也是感觉自己的手越来越。湿云端的日子。润。
这时候青虎低下撑起了一个帐篷,另一只直接拉开裤子拉链,便是将这给放了出来, 而那小女孩也知道此刻要发生什么了, 眼睛内掉下了痛苦的泪水,一脸的惧怕之色。
青虎刚想行动, 不料身后却是响起了抢声, 后挡风直接碎裂了开来, 青虎将那小女孩扑在了前方, 而青虎也是低下了头, 却是刚好看到那小女孩私……处,。
一股不一样的气息扑鼻而来,更是让青虎 的那里不受控制的又是涨了起来。
“操!”那身着白色西装的男子,一脸的愤怒, 手将腰侧的西装一拍, 一抓便是在腰际抓到了一把左轮手枪。
“狮子,!你疯了!别开枪!我是无所谓了!你可别做傻事!”青虎看着男子拿出手枪,没顾着面前传来的诱人的景色,便是一脸的急切的说道。
“去你娘的! 老子开枪关你吊事。” 狮子不耐烦的说道, 手上却是不慢,眼神内精光一闪! 抬手便是一枪视微症!射向了那后方的大奔!
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 飞射向了那大奔的车胎! “碰”的一声, 那大奔车身直接一歪, 车胎爆了开。
“老子这弹无虚发的名号还真不是吹的!” 狮子一脸得意的说道,顺势还吹了吹枪口,样子很是**。
但接下来,狮子则又是无奈了起来, 那憋了的车胎,就是换换涨大, 大奔车又是恢复了正常! 急速追着捷达轿车。
“老子就知道会是这样!” 狮子无奈的耸了耸肩, 平静的说道。
而此刻的青虎则是直勾勾着这小女孩的那片沼泽地看着,沼泽地的上方,光秃秃的一片, 却是那白虎,青虎的下面则是早就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青虎,你他妈就这点出息! 赶紧上了,不然我们就危险了!” 狮子见青虎这得性,便是开口大叫道。
而那中年妇人竟是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被气晕的,还是被狮子打晕的。
“啰嗦。” 青虎吞了吞口水,身子便是往前一推,一阵妙不可言的感觉充斥着青虎的神经!
青虎感觉有那微弱的阻挡感传来, 便是猛的一用力, 破开了那股薄膜, 身体忍不住的快速动了起来。
阵阵的快感充斥着青虎的各种神经。
而那小女孩眼泪也是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一股剧烈疼痛感袭来, 接着过了了一会,一股股的快感, 袭来,女孩脸色红润,嘴了也是嘟囔着什么。
奈何女孩的嘴上有胶带, 青虎也是没有听见, 几分钟后。青虎只感觉一股酥麻感传来,身子便是颤抖的了起来。
抽离她身体的一刻,后坐上一片落英缤纷的红,像是风过玫瑰飘然的花瓣,星星点点。
“操!这速度! 标准的快枪手!” 狮子见青虎如此之快便是出来了,便是不屑一顾的嘲笑道。
话说狮子别的不强,这驾驭女子之道也是从小就学会了!现在可谓是半个小时纯进入打底! 几乎每次任务之前, 这狮子便会去一次灯红酒绿之地,寻找刺激!依他而言,这叫放松。
“狮子,你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和处男计较什么!”红蛇开着车也不忘调侃两句, 紧紧的踩着油门!
“红蛇,停车吧, 我下去。” 青虎擦也不擦!直接将东西放回了裤子,调整心态后, 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这时青虎顺势将一白色的塑料袋塞在了那小女孩的手里。
此刻红蛇与狮子二人却是都收回了笑容,他们深深知道这次意味着什么, 其实他们都是从小在美国的一杀手组织长大的,可以这么说, 他们八岁就开始杀人!这么多年来, 为了执行任务,他们杀的人可是不在少数!
青虎等人次次都是精准的完全了各种任务,组织也是深深的器重着他们, 其实 他们三人并不算是很好的朋友,只是从小便认识,然而组织这次又是派出了他们来z国完全一项秘密任务。抢夺一个秘密古宝!
而这古宝又分成了两份, 一份阴一分阳,样子好似太极图一般, 青虎他们也是不知道组织为什么要拿这东西,青虎也是看在这中国, 自己的故乡,好久没有回来的缘故, 加上这任务的重要, 这才和他们几人一起来的。
三人也是顺利的完成了, 青虎将那阴盘也就是阴鱼,放在了材料袋中交给了小女孩,而阳盘青虎却是放在了身上,准备着待会给自己陪葬。
其实青虎却是深深的厌倦了这杀手之旅, 和红蛇二人商量了走出组织之事, 却是不料竟然有组织的头目在房间内!
青虎直接将那头目给杀了, 却不料, 更多的组织杀手蜂拥而至,三人便是逃到了大街上, 抢了一辆捷达车, 便是跑了起来!
因为青虎也知道此事自己必死无疑,又是处男,还有一种原因, 那就是青虎不想让这阴鱼落到他们的手上, 所以在路上抢上来了女子,便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青虎,我和你一起去吧。” 狮子邹着眉头, 低语道。
“狮子,没必要为了我送命,说真的,我等会下去, 拉一个赚一个,拉两个赚一双!这样不是很好么?”青虎平静的说道。
青虎的手却是将小女孩的裙子整理好, 让这小女孩坐到了椅子上, 青虎心中则是有些繁杂了,不知这一时该这么对这小女孩。
“青虎,真的要这样么?” 红蛇缓缓的说道, 语气中也是有那掩饰不了担忧。
“放心吧, 不就是死吗? 我青虎有何惧?但是还请你们照顾好这孩子, 此恩,青虎来世再报了。”
青虎说着,便是从地上拿出了一箱子, 箱子内装的是一件黑色大衣,翻了出来,青虎便是拿在了手上,这黑色风衣明显的有些重量, 青虎手上也是用力的拽了住。
顺势从裤子的口袋内拿出了一包大前门香烟,这包烟也是他刚来中国时买的,到一小店给了那老板一百美元, 那老板就给了青虎一包大前门。
当时那老板也是好笑,这傻子用100美元,买了一人民币 只要2块的香烟, 青虎也是不知道,毕竟是第一次来中国买香烟, 稀里糊涂的就用一百美元买了一包大前门,只留给了那老板的一个潇洒的背影。
青虎从烟盒中拿出了一根, 便是叼在嘴里, 从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了镶嵌着468颗真钻的精致打火机, 点上了香烟, 轻轻的吸了一口。
青虎在小女孩的耳边低语了两句, 便是看向了窗外,一脸的毅然决然!
“那我停车了!” 红蛇说完, 便是一个急刹车!捷达轿车就急促的停了下来, 公路上那刹车痕,很是明显。
青虎二话不说,叼着香烟, 便是单手一撑,跳出车子, 一翻手,便是披上了黑色的大衣, 雨水顷刻间便是打湿了青虎的全身, 青虎盯着那迎面而来的大奔,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青虎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便是将这被雨水打湿的香烟给丢了出去。
而红蛇却是开着捷达轿车, 猛的驶向了远处, 青虎毕竟都如此说了, 他们也不会婆婆妈妈的。
而那大奔车,却是缓缓的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了几名年轻男子, 这些男子体型都与青虎差不多,可以算是组织内的二流杀手!
“青虎队长,你跟我们回组织,或者上头高兴了,还会放你一马,不然……哼,哼。”一名男子走上了前, 盯着青虎的眼睛, 有那说不出的杀意。
青虎二话不说,一拍风衣, 便是从风衣的内侧, 取出了两把幽灵m4式冲锋枪,这是青虎在那意大利订做的精工冲锋枪!
青虎一手一把,便是扣动扳机,“哒,哒 ,哒” 扫射了起来, 十几颗子弹飞射向了那些年轻杀手!
那些杀手的名字也不是盖的,见青虎拿出冲锋枪!全部都是趴在了地上,说时迟那时快! 十几颗子弹擦着众人的头顶飞射向了后方。
“你妈的!” 那些杀手都是骂了出来, 都从腰际拿出了各式各样的手枪。
青虎双手夹着冲锋枪, 便是扫射向了地上, 有数人纷纷中弹,而那些杀手,也是开了枪!
“碰!” 子弹便是从各个角度, 射向了青虎。
青虎一愣神! 身子便是猛的跳了起来, 在空中, 继续的开动扳机,“哒!哒!哒!”子弹飞射向了杀手们!
而那些手枪的子弹也是射到了青虎的各处,足足有那三颗子弹命中青虎的大腿!
而青虎的枪法却是非常的精准! 别看就这一下, 青虎便是打死了有五。六人之多, 而剩下的两三人身体的部位各处都是有那子弹命中!
“碰”青虎躺在了地上,没有顾着身子上传来的剧痛, 眼神闪着精光,便是又扣动扳机! 十几颗子弹
死球了
青虎忍着剧痛,缓缓的站起了身, 把口袋那大前门给拿了出来, 用那名贵的打火机,点了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感觉到了那香烟到肺里回旋的快感。
轻言道:“没学几年的小毛头都敢在老子的头上动土了,真是不想混了。”
青虎不屑一顾的看着地上杀手的尸体,眼神盯着高速公路远处,不知此刻在想些什么。
手却是丢掉了冲锋枪,伸到了风衣内,拿出了一手榴弹,缓缓坐在了公路上, 大腿处流出的鲜血,和雨水混淆在了一起, 流在了高速公路上。
“唉,事事无常啊。” 青虎想起了那时风光的时刻, 整日花天酒地! 而现在此刻,自己却是落魄到了这般地步。
没等青虎多想,公路上便是驶来了一白色的皇冠面包车。
并没有人从那车上下来, 只是车的边上, 伸出了各色的枪对准了青虎身子的各处。
车内的人大喊道:“ 青虎队长,与我们回去吧! 上头绝对会从轻处罚你的!”
“操! 老子杀人的时候!你们***还在吃屎呢!现在来教训我!日” 青虎猛的站起!一声大喝!
“碰!碰!碰!”而车子上那些枪支, 都是爆射出了子弹!子弹激射向了青虎!
“世界永别了!” 青虎心中默念,嘴角露出了一苍白的笑容, 便是甩出了那手榴弹! 此刻时间都仿若静止了一般黄天戈! 整个世界 都好像只有一个声音!
“匡。” 的一声, 手榴弹掉落在了车子的前方, 青虎嘴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此刻青虎的身子上也是千疮百孔!各种子弹从青虎身上的各处,穿插而过。
青虎嘴角保持着笑容,但是天灵盖上的一个洞,代表着青虎已经离这世界而去!身子缓缓的瘫软在了地上。
“轰!” 的一声!那手榴弹也是爆炸了!带动这皇冠面包车!爆了开来!一声巨响!!!!!
手榴弹便带着了皇冠面包车内所有人的性命离这世界而去!
一股血腥位密布在了空中,豆大的雨珠带着洗刷着地上的血迹,除了少数人会记得这一场战斗,相信许多人都是不会记得的。
此后,各大媒体争相报导了这起高速公路上的血腥案件!一时间,也是闹的满城风雨。
夜幕悄悄降临在了天空,此刻在z国,s市, 某个郊区的小区中,晴天往往天空的景色都是不错! 繁星点点的天空上, 凭空落下了一道紫色的天雷,打在了一居民楼的屋顶!天雷的声势浩大,带着阵阵轰隆的声响! 惊鸿一现, 便是不见踪影。
而此刻刚被打中的居民楼的楼顶,四周破破烂烂的堆积着许多杂物,阳台的中心摆放着用黄色竹片做的躺椅, 一名年约十五六的男孩,穿着个大裤衩,chi裸着上身,呈大字型的扑到在地。
而男孩的头发都是像被烧焦了一般,一个地方长,一个地方短的。
过了许久,这男孩缓缓的起了身, 摸了摸脸, 缓缓的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这是地府?”
这男孩看了看四周, 又说道:“ 地府还有民房? 而且这么烂?”
男孩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发现, 手细的和女人的手一般, 还很白, 男孩眉头一邹,大叫道:“我那诱人的体魄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死了吗?”
还没等男孩继续疯言疯语, 男孩的脑袋便是一阵剧痛,接着便是瘫倒在地。
而紧着一名妇女便是冲上了楼顶!这妇女神色紧张,体型也是比较肥胖,看到了男孩扑到在地, 便是一声大叫:“潇然啊!你没事吧!”
妇女连忙冲到了男孩的身边, 将男孩翻来覆去的看着, 又是颤抖的伸出了手, 放在了男孩的鼻子上,发现自己的儿子还有呼吸, 妇女便是松了一口气。
将男孩抱起,便是走下了楼梯, 这楼梯很是老旧,边上的垃圾也是不少,妇女好似习惯了一般, 走到了一破旧的房门口,便是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也是老旧的装修,隔着几块木板,便是一个房间了, 这里足足有那四个房间之多,大厅内摆着一老旧的沙发,似乎有些年头了, 而那正中心位子, 摆着一台21英寸的彩电, 一名年轻男孩正坐在沙发上,但并不是在看电视, 男孩的脸色苍白, 手都在颤抖小豹杜玛。
“小杨啊, 还好小然没事啊! 你说他被雷劈了,怎么可能!” 这妇人说道。
“是啊! 张姨, 我亲眼看到了!而且第一时间就冲下来和你说了!” 这年轻男子,站了起来,看着男孩的身体,有丝激动的说道。
今晚他本在和这小然在阳台说话打屁,却是没有想到一道紫色的天雷, 从天而降, 劈到了小然,这还了得,年轻男子也是被吓着了,连忙跑下了楼,与这妇人说道。
“还好小然没事啊,不然我要和他爸妈怎么交代。” 妇女舒了一口气, 将名叫小然的男孩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
“张姨,小然没事吗?” 年轻男子问道。
“应该没事,很正常, 小杨啊,你还是回去睡觉吧,不早了,明天你还要上课。” 张姨说道。
“哦。” 小杨也是忍住了好奇心, 迈着步子, 走向了房间。
“等等。” 张姨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小杨。
“张姨还有事吗?” 小杨说道,也是停下了脚步,看着张姨。
“明天帮潇然他请个假,估计这两天是没法上学了,怎么好好的就晕了呢。” 这张姨也是有些无奈。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潇然。
“恩。”小杨说了一句,便是走回了房间。
而这张姨却是又将潇然抱了起来, 走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内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学习所用的桌子, 桌上都是一些高中的书籍, 厚厚的堆在了一起。
张姨将这潇然放到了床上,帮潇然盖好被子后, 便是关了灯走了出去。
屋子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过了还没一会, 潇然猛的是起了身子, 看着一片黑暗便是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一会事,我不是被我自己的手榴弹给炸死了! 怎么还活着?”潇然自言自语道。
接着潇然脑袋一疼,便是一阵乱七八糟的记忆,和潇然的以前记忆混合在了一起。
足足半个小时,潇然便是一直保持着这状态,眼睛睁的很大, 愣住了。
“这叫什么?难道是穿越?” 潇然一脸的无奈之色,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混合后, 潇然便是知道了自己在那了。
其实这里也是z国的z市, 而且此地离“青虎”也就是现在的潇然, 死的地方也不是特别远。
这个身体本来的主人名叫潇然, 在一个在校的高中生, 成绩简直不能用烂来形容了,那叫一个超烂!
而且身子骨很弱的他经常被人欺负,但潇然也算是硬骨子,每次和别人打,尽管全身是伤回来, 但也是没和家里说过一声。
其实潇然的父母出去打工,而在了另外一个城市, 将潇然托付给了他的舅妈带,外面那个张姨便是潇然的舅妈了。
其实今天潇然也是被勒索了一回, 倒霉回家后 ,作业也不做便是到阳台乘凉去了,没想到大晴天的竟然打雷, 劈到了潇然,于是便有了穿越而来的这么一幕。
潇然想起了自己“死”的时间, 与现在脑子里的时间一个对比, 便是一愣,接着便是冲出了房门。
外面没有一个人, 走廊也是空荡荡的,隐约的只能听见那电风扇的“兹 兹”转动声, 潇然跑到了大厅电视的跟前。
连忙打开电视, 电视那屏幕上出现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缓缓播报:“本台消息,在s市的某高速公路上, 发生了一起恐怖分子谋杀案, 炸弹炸毁了了一辆皇冠面包车,与一辆限量版的奔驰跑车, 死伤足足有二十几人, 目前警方正在紧罗密布的追查凶手, 特定此案为 7.29恐怖袭击事件,本台会继续做相关报道, 据……”
“不是吧?” 潇然一阵无语, 自己还真是穿越了, 而且穿越的不远,就穿越了几十公里而已。
“这身体素质。”
潇然愣了一会也是无奈的承认了自己那穿越的现实,看了看自己那简直算的上是皮包骨的身子, 便是一阵无奈,以前那身体肌肉发达,头脑也是绝对的不简单,如今穿越到了一个完全相反之人的身上, 这让潇然一阵无语。
“连空调也不装一个。” 潇然抱怨了两句, 便是躺在了床上。
但是潇然又是想到了记忆中的一件事。
其实今日,潇然将钱给了那学校里的霸王,但是那霸王还说,明日要继续找自己索要,不给的话, 更是放下狠话, 要潇然爬出学校, 以前的潇然自然很是惧怕。
在阳台的潇然都想着明日不去上学了,这也是一种逃避,因为以前的潇然, 实在是怕他们。
而此刻这个身子却是“青虎”的了,“青虎”自然是对那些人不屑一顾,虽然这身体素质不是很好,但对付几个小毛头,还是没有问题的。
潇然刚想闭上眼睛,却是没有想到,身子的那个大花裤衩内, 闪过了一丝乳白色的光芒, 潇然有些好奇, 也就将那东西给拿了起来, 一看也是吓了潇然一跳,却是一块阴阳鱼的阳鱼面, 一股古老韵味, 从这阳鱼上传了出来,而阳鱼上还闪着白光。
这也是“青虎”夺来的东西,潇然也是不知道为何这东西,没有在爆炸的时候毁掉, 而是还在自己 的身上。
“奇怪!这东西不是我去执行任务时, 拿到的,怎么还会出现!”潇然满脸的不可思议,走下了床。
潇然看了看这阳鱼乃是全木料所致, 应该不会放光才对, 为何他会放光,这下当真就是奇怪了。
潇然将阳鱼拿来了面前, 仔细的看了看, 竟然真的发现了什么, 这阴阳鱼上竟然有一个裂缝, 看来是可以掰开的, 传来了一股柔软的力量,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 包裹住了潇然的手臂。
潇然一愣, 这是什么?
紧接着手臂上便是传来了一股强烈的力量! 潇然顿时感觉自己一拳都能将那拳轰出一个大洞!
“啊!”
潇然一声低吼, 手臂上传来了阵阵的胀痛感, 一拳便是向着墙壁轰出!
“轰!”
墙壁直接被潇然轰出了一个大洞! 潇然满脸震惊! 这可是实打实的水泥墙啊 ! 自己竟然能这么将他轰破!
“怎么可能!” 潇然惊讶的说道。
而这时手臂上的力量也是缓缓散去, 与平常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别。
潇然看了看墙上的大洞, 又是一拳向着墙轰去!而这次当潇然打到墙壁时, 潇然的脸色一阵青, 一阵白的, 显然是很不好受。
“你妹,好痛!” 潇然脸上涨红, 直接便是抱着拳头, 在地上打起了滚!
不消片刻, 待那股吃痛感散去, 潇然又是不信邪, 一拳向那墙壁轰去!又是一阵剧痛感袭来, 手上的皮都是破裂了开来。
接连试了几下, 都是无功而返, 这让潇然也是有些无语了, 看了看那墙壁上的大洞, 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后 ,潇然也是挠了挠头,虽然潇然不知道那股白光是做什么用的, 但也能大致的推论出来一些。
那白光可以让自己增加力量!
但是接连试了几下后,还是没有办法用出来, 这让潇然也是有些无奈。
不过潇然很快就不去想, 索性躺在了床上, 呼呼大睡了起来。
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射到窗口时,潇然便是睁开了双眼, 将被子一掀开, 便是下了床, 用一种诡异的速度,也就是那么几秒钟, 便是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
潇然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一个大花裤衩, 和一白色背心, 潇然摸了摸材质, 便是一阵厌恶, 这明明十几块的地摊货。
这一贯爱干净的“潇然” 也是忍了下来, 当潇然按照记忆从床底下拿出鞋子的时候, 潇然彻底崩溃了。
“这不是吧?” 潇然看着地上的一双帆布鞋, 便是一阵的无奈。
那本来应该是白色的鞋子, 现在黑的都是看不出一丝白的感觉, 而里面塞着一臭袜子。
潇然也是忍住了一股想死的冲动, 将那臭袜子直接丢到了边上的垃圾筒内, 然后便是穿上了这帆布鞋。
潇然又走到了桌子边上的镜子处一照, 昨晚潇然也是没有看过自己的脸,而现在仔细的一看。
潇然彻底的傻眼了, 身高1米73和长相潇然倒是勉强可以接受, 就是这装束的古怪,潇然也是接受, 为毛!这头发竟然和鸡毛窝一般!
一根竖立起来一根趴在头上也就算了,前面的刘海,竟然是可以拉到下巴了!潇然都是不知道这鬼样子,以前那潇然是怎么敢去上课的。
不过还让潇然放心的就是,脸蛋长的还不错,白白嫩嫩的。
这时房门也是被打了开, 进来了一个中年妇女, 看到潇然在照镜子,便是一愣。
“小然,你没事了?” 张姨连忙跑了过来说道。
“张姨, 我本来就没事啊。” 潇然随意的说道, 昨晚也是知道了许多这潇然的记忆,这人也就是潇然的舅妈, 这个房子的包租婆, 张梅……
按照潇然以前的记忆来说, 一直都是叫自己的舅妈叫张姨的, 所以此时的潇然自然也是这么叫了。
“真的没事吗?” 张姨 将潇然的身子左翻右翻的看了看来看去,确定了潇然真的没事后, 张姨也是松了一口气。
“真的没事了,张姨你就放心吧。” 潇然也是拍了拍了这张姨的肩膀, 平静的说道。
其实这潇然的舅妈,一直就对潇然很是不错,几乎潇然要什么, 这舅妈都会去买来,可以说是也算是除了潇然爸妈就是对潇然最好的人了。
“恩,那小然,今天你要去上课吗?”张姨见潇然没事, 便也是放心了下来, 问道。
“恩 ,小杨走了没?” 潇然有些好奇的问道法希。
这小杨也算是潇然在高中比较好的朋友之一了, 也是与潇然一样经常就是被虐的命,于是二人同病相怜,便是混在了一起。
“他走了,快点去吧,不然就要迟到了!” 张姨见潇然还是没有动身的意思,便是连忙说道。
“我还有件事。”潇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今天勒索的就来了,自己自然是要弄点钱, 但弄钱,不是给他们, 而是。
“有什么事?舅妈都帮你。”张姨也是有些疑惑的说道。
“就是吧,其实我没钱用了。” 潇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也不知是潇然装出来的,还是怎么。
“哦,傻孩子,还以为是什么呢, 舅妈就是自己人, 说吧, 要多少?”张姨说完,便是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叠散钱, 都是十块二十块的零钱。
“给我一百块吧,我有用。” 潇然说道。
其实每个月舅妈给潇然的零花钱也是许多,不过潇然从来就没有用过,都是上交给了学校的那群人。
“潇然啊, 不是舅妈说你啊, 小小年纪用钱就别用的那么厉害了,这个月我都给了你一百块了, 你看,这么快就花完了, 还好啊, 明年就高考了,争取给我考个成绩,不要小小年纪不学好,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以后是没出息的。”
张姨一脸的耐心,和潇然叫了一大通, 但手上却是点起了钱来。
“恩。” 潇然也是应了一声, 便是一脸乖巧的样子,若是被红蛇等人看到, 都是不会相信, 这杀人不眨眼的“青虎”能有这一面。
其实这也是潇然以前的记忆的影响, “青虎”以前便是一直想当一个普普通通家庭的孩子, 奈何却是进了杀手组织, 而老天给了“青虎”这个机会,他虽然不说,但是心里也是非常珍惜的
“给你,记得省点花啊。” 张姨拿出了几张邹巴巴的十块钱, 送到了潇然的手里。
“恩,张姨我走了玄天邪帝。”潇然拿到钱后,背起了老款的书包,便是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间。
“唉! 这孩子。” 张姨摇了摇头, 便是打扫起了潇然的房间。
而潇然则是跑下了楼, 来到一楼的走廊处, 从那走廊的内侧,拉出来了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打开的锁后。
便是骑了上去, 刚想骑呢, 没有想到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孩,坐在一自行车上等着什么,一双大眼睛盯着前方的草坪发呆,她 身子偏瘦, 一双白嫩长腿则是异常的迷人,而胸前的两峰, 则是波涛汹涌,可谓是童颜**也不为过。
潇然想了想,原来这人是与他同班的学生,他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母亲则是在这小区开了个小杂货店, 她不但长的漂亮, 而且名字也是很好听, 叫张若雪,学校内追她的很多,但是她都是没有接受。
亮丽的她,也成为了以前的“潇然”经常在被窝里打手枪的目标, 以前的潇然很是喜欢她远洋大亚,但是又是不敢说来,怕被别人耻笑。
现在潇然鄙视了一下以前的那个潇然, 便是对着那张若雪笑了一笑。
张若雪见潇然推着自行车出来, 便是兴奋的说道:“潇然哥, 小杨说你昨晚被雷劈, 今天不能上课了, 我不信, 就在这里等你了, 没想到你还真的出来了。”
“若雪, 你那龟蛋放屁, 我这么拉风男人,怎么可能被雷劈,他瞎说的,不要理他就是了。”
潇然随意的说道,很自然的就将自行车推到了张若雪的旁边。
张若雪也是愣了一愣, 明明潇然以前从来不说脏话的, 怎么现在?而且从前从来不敢看自己的他, 怎么今天这么自信了起来。
张若雪也并没有多想,看了看手上拿粉红色的可爱手表, 便是激动的说道:“ 潇然哥! 要迟到了!我们快点走吧。”
“你先去吧,我要找你妈买点东西。”潇然随意的说道。
“恩。” 张若雪说完, 便是骑着粉红色的折叠自行车, 飞快的驶向了小区门口。
潇然看着张若雪的背影离开, 便是骑着自行车,到了一家小杂货店门口,这小店外面顶起了一个遮阳棚, 里面的各种架子上则是堆满了商品,门口摆放着一绿色的香烟展示台。
而那柜台边上则是坐着一年约四十出头的女人,戴着一副眼镜, 整正低着头,在坐着一刺绣。
“ 如姨, 我舅舅叫我买包烟。”潇然走了过去, 站在柜台前说道。
“哦,小然啊,你舅舅啊, 他要哪个牌子的?”如姨说道。
“ 就要他一股用的那个牌子,顺便再给我个打火机。” 潇然说道,其实他舅舅那里叫他买烟了, 只是前世作为烟鬼的他, 如今不抽烟也是一下习惯不了。
而潇然的眼镜也是扫视着那店铺里面的商品, 在潇然看到地上一个箱子里的东西的时候,眼神内便是精光一闪。那纸箱子中赫然是一些水果刀,有长有短。
接着便是扫着那架子上面的东西, 心中便是有了个计划。
“你舅舅一贯就抽5元的红杉树, 加上火机一共六块。”如姨从那柜子的下面拿出了一包红杉树香烟, 又拿了一个打火机给了潇然。
“舅妈叫我拿瓶酱油。”
潇然便是走到了那放有水果刀的箱子边上,身子假装去那酱油, 故意将手上拿着的香烟假装没拿稳,掉到了地上。
潇然蹲下, 伸手便是将这香烟捡了起来, 另一只手则是顺势拿过了那箱子里的水果刀,站了起来, 将那水果刀藏在了身后。
由于视线问题,那如姨也是并没有看清楚潇然拿了水果刀。
潇然另一手拿着了一瓶酱油,便是打开了书包,将酱油放了进去,又快速将水果刀塞进了书包内。
做完这个,潇然便是走到了如姨的面上, 说道:“如姨,多少钱啊?”
“一共十七块。” 如姨边绣着花,边说道。
潇然给了她二十块,找好钱后,潇然便是坐着破旧的自行车,冲向了小区门口, 其实这也是潇然为了那两个学校恶霸准备的, 潇然现在的小胳膊,小腿, 就算是武力超凡, 打他们也要费时间, 倒是不如直接拿刀的好。
至于那股力量, 可遇不可求, 潇然也是没有怎么指望那股力量能帮上什么忙。
几分钟后, 潇然便是来到了一高中的门口,这高中名叫 玉田第三中学,大门也是紧紧的关了上,只留下了一旁的小门,而边上则是一处保安室, 校园的走道上,一个人也是没有,树木安静竖立在了走道的两旁。
潇然一见没有人,无机玻璃钢便是吓了一跳,难道上课了?连忙下了自行车, 推着执行车从小门走了进去。
“打酱油打到迟到了?”潇然推着自行车,便是一阵无奈。
走了一会,便是到了一处的停车场, 自行车是一排一排的摆的整整齐齐,而上放则是一个遮阳棚。
潇然将车放好,锁上后,便是急匆匆的跑向了自己的教学楼,此楼三层高, 楼层的颜色都是淡黄色, 而每一层的有是挂着不同的字体,无非都是一些努力学习的话。潇然从来就对那些话不屑一顾。
潇然急匆匆的跑上了二楼, 转过一个楼梯,便是走向了这楼道内的最后一间教室,四周一片安静,隐约的传来了老师讲课的声音。
“妈的,打个酱油,打迟到了!”潇然无奈的说道。
走到了(三)班教室的门口,看着台上的男老师郭晏青, 潇然便是一阵无奈,这老师体型宛若一个水桶一般, 矮矮胖胖的穿着一短袖,下身则是一条宽松的牛仔裤。
却是潇然班级上管人管的最为严格的班主任, 有一外号:“二胖子。”
还没等潇然说话, 那二胖子显然是感觉到了门口的潇然, 停下了讲课, 转过身。
潇然心想这下估计挂彩了。
“潇然,你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迟到了。” 胖老师缓缓的说道, 说话时脸上的赘肉一抖一抖的。
“第二次!” 潇然无奈的答道程幼泽 。
感情这次是撞到枪口上了, 那二胖子的性子本就不好,班上就算在调皮捣蛋的人上他的课也是从来都不敢迟到,自己买那酱油,真是买他妹啊!
“你不知道报告吗?” 胖老子眯着那本就被赘肉撑的看不见的双眼, 说道。
“报告!”潇然将手放在了头上,对着那些坐在讲台底下的学生挥了挥。
“潇然!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难道连报告都报告不来了?” 胖老子激动的说道。
“个人感觉,我这个报告还挺不错的。” 潇然随意的说道。
其实潇然也是不喜欢有人对自己如此说话,以前对他如此说话之人,一般都是死在了潇然的枪下,故而这二胖子说的话,潇然丝毫没有在意。
而讲台底下的学生们,则是乱成了一团糟, 各个人都是对潇然另眼相看, 没想到这一向软弱无能的潇然,竟然能顶撞二胖子了!
而相比其他人的幸灾乐祸, 在讲台第一排的张若雪,则是一脸的担忧之色。
而那小杨也是看傻了眼,没有想到潇然竟然敢顶撞二胖子了,眼神内略带怜悯。
果不其然,那二胖子满脸通红, 多少年多有人敢这么顶撞他了!
“潇然! 你给出去!站半个小时!” 二胖子大声的说道。
潇然则是一脸淡定, 缓缓的说道:“我交钱给你白交了,你叫我出去就出去?”
说完潇然便是迈着步子,一脸淡定的走向了教室内。
而那二胖子显然被气的不轻, 举起了讲台上的尺子,便是挥向了潇然。
这胖老师一个没站稳,便是“碰”的一声,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自己摔的,不怪我。” 杨风随意的说道。
将书包放到了自己的桌子上, 而那些讲台下的人则都是看傻了眼, 这!这! 这!这潇然今天居然连老师都不怕了。
而那小杨的嘴里都好似能装下一个鸡蛋一般,满脸的震惊!
胖老子扶着地面,站起了身子,满脸愤怒,鼻子上沾满了灰尘,样子很是搞笑。
“潇然!你给我出来!” 胖老师大喝一声, 便是走出了房间。
潇然甩了甩刘海,便是跟着二胖子, 走进了教室,二胖子一言不发的走向了三楼的教导室,潇然手插在那大花裤衩中, 一脸淡定的跟着二胖子。
二胖子将潇然带动了教导室。 教导室内有两张面积不大的办公桌, 而位子上坐着一个年约三十好几中年人, 中年人拿着水果刀,用刀在那将苹果刨皮。
“老刘啊,今天怎么有这闲工夫上来啊?”中年人坐在位子上缓缓说道刘培柱。
这中年人口中的老刘自然便是那胖老师了。
“老李啊。还不是这个学生万绍芬,气死我了,迟到也就算了,竟然还和我顶嘴!”胖老师也是一屁股坐了下来。
“呵呵,现在学生都是这个样子,爸妈给他们钱读书,他们当什么一样。” 老李平静的说道。
“那我先下去了,他交给你了,真是麻烦。” 胖老师说着便是走出了房间。
而潇然则是手插着口袋内, 看着门口,一脸的淡定,房间内只有那风扇转动的声音,安静异常。
足足过了几分钟,这老李才是开口道:“叫什么名字啊?”
“潇然。” 潇然平静的说道 ,而眼睛却是盯着窗口,丝毫没有在意。
“这次你就把语文课本抄一遍给我,要是下次再这样抄个几遍是少不了的。”老李说着,还喝了口茶。
潇然想到哪厚成一堆的语文课本便是一愣神, 而心里则是丝毫没有在意。
“语文课本? 抄给你? 我拿出去复制好了,这样又快又方便,钱我是没有,这个估计还要你拿给我 ,我就当个跑腿的好了、”潇然缓缓说道。
“是吗?难道你想叫你爸妈过来?” 老李并没有生气,平和的说道。
“他们离着十万八千里,估计来不了。” 潇然挠了挠头,平静的说道。
“哦?那你想怎么办?” 老李平静的说道。
不过老李却也是有些生气了, 碰到这么多带刺的学生,那个不是到了自己这,就软下来的,没想到这今天便是还碰到个刺头。
“你放我回去,你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我也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不是皆大欢喜?”潇然随意的说道。
“你今天就坐在这给我抄考卷抄两百遍,太不像话了,这是你一个小孩子应该说的话吗?”
老李直接站了起来, 指着杨风的脸,激动的说道。
“呵呵,抄?为什么不抄。 ”潇然随意的说道。
潇然找了一个位子便是坐了下来, 拿着一本本子, 对着桌上的考卷, 便是拿着笔,在这本子上,写了三个大字(抄你妹!)
“潇然” 本就是一个嚣张之人,无数人说过他,也是没有改掉他的毛病, 他自然是听不得别人如此说道。
“ 你! 越来越不像话了!”
老李在看到本子这几个字时,便是叫了一声, 拿起边上的长教书尺, 一挥手,便是打向了潇然的头部。
潇然将桌子上的水果刀一拽,往手上一收, 双脚一撑,因为这是带着滚轮的椅子,这椅子便是猛的向后退去, 刚好避过了教尺, 潇然整个人此刻都是靠在了墙上。
“老师,激动是魔鬼啊!”潇然随意的说道。
坐在椅子上淡定的看着老李, 手中的水果刀却是被潇然“有意”的甩来甩去。
“你!”
老李大叫一声高淳招聘,便是又拿着尺子,挥向了潇然。
潇然身子一侧, 一个翻身, 便是闪过了这尺子, 到了老李的身边, 手上拿着水果刀牢牢的架在了老李的脖子上。
“最好以后别这么和我说话,虽然我现在不杀你, 但不代表你死不了。”潇然低语道。
潇然眯起了眼睛,手中拿着的水果刀,牢牢的架在了老李的脖子上。
老李则是一脸的紧张,脸上更是布满了细汗,手颤抖了起来, 他也是第一次被学生用刀架在脖子上, 说不定这学生一激动,就将刀挥下,到时自己估计也是死定了。
“你,你把刀放下起, 放下起。”老李声音带着丝颤抖的说道, 脖子上感觉到了一阵冰凉。
“说实话,以前敢和我这么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希望你不是下一个。”
潇然说完,便是将水果刀一甩, 不知是有意无意的, 水果刀笔直的插进了那苹果内, 弄的桌子上都是水。
头也不回, 便是径直走向了外面,只留给了老李一个潇洒的背影。
老李也是不知道一时该这么办才好,叹了一口气杨智媛,便是坐在了椅子上,翻找着潇然的资料,有些人老李是惹不起的,比如说有背景的, 但是在这学校内也是极少数,一般有背景的都去那一中了。
翻找了资料老李也是邹了邹眉头, 明明这就是普通家境的孩子,那来的背景之说, 难道是富家子弟,特意出来玩耍的? 老李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这一切潇然是不会知道, 潇然早就到了(三)班教室的门口,看都不看那胖老师一眼,就是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而胖老师也是没有理潇然, 知道肯定是那老李罚了任务下来, 此刻潇然定是要完成,以胖老师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 潇然至少要将语文课本抄一遍, 也就没再管潇然, 讲起了课来。
潇然放好了书本, 便将那长约十三厘米的水果刀放进了抽屉,还没等潇然下动作呢, 潇然的同桌便是拍了拍潇然。
潇然的同桌也算是班上一有名的美女了,名叫刘妩燕。
由于是夏天,刘妩燕穿着一薄薄的白色t恤, 这衣服根本就是包不住她胸前的丰满, 一青色的xiong罩条纹若隐若现, 脸蛋长的也是青纯,一脸的可爱模样, 而下身穿着一紧身的牛仔裤, 将长腿的曲线显示的是那么诱人。
“干什么?”潇然说道。
又看了看刘妩燕的脸我的重生传奇 , 心中便是一阵厌恶, 别看刘妩燕整日便就是装清纯,其实是个**的货色、
记得 潇然有一次晚上因为有事耽搁了,所以就晚了一些回家, 走下教学楼的时候, 竟然发现有“嗯,嗯” 的叫声。
潇然自然是好奇,于是便是寻着声音,找到了地方, 却是没有想到看到了一幕,让潇然是彻底的崩溃。
在教学楼外的小树林的长椅上, 刘妩燕躺在了板凳上, 而二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双手不停的在刘妩燕那两团饱满上揉搓了, 另一个则更是夸张,直接将手, 伸进了刘妩燕的牛仔裤内搅动。
这还不算,潇然最后竟然是目睹了一场真人大战!他们将刘妩燕的衣裤一脱,又扯下了她那粉红带着蕾丝边的三角裤丢在了一旁,第一个一解裤子,便是扑了上去,对准了地方,便是长驱直入,等到那人上完走到一边后,另外一人则早就解开了裤子, 也是扑了上去,足足一个多小时,他们才结束。
而结束后,刘妩燕喊着二人下次继续前来,说是 什么,一样的待遇。
这年代就是这样,不过潇然对于这种女人,那都是敬而远之的, 万一染上病了咋办?
“老师他在看着你呢。”刘妩燕小声的说道安腾处理器。
“看就看啊,明显班上就是我长的最帅!”
潇然说完,便是风。骚的甩了甩头,继续整理着书包,丝毫没有要看着黑板的意思,
而那胖老师瞪了潇然 一眼后, 便又是讲起了课。
潇然将抽屉全部都整理好后, 就将课本往前一放, 身子略微坐的矮了那么一点,便是闭目沉思了起来。
而刘妩燕则是有些瞪大了眼, 这平时软弱无能的潇然今天和二胖子顶嘴也就算了, 怎么今天还敢在二胖子的课上睡觉了。
“潇然,你傻呀,现在二胖子上课。”刘妩燕说道。
“啰嗦。” 潇然说了一句后,齐慧娟 便是不再理会刘妩燕。
而那刘妩燕则是越来越好奇了, 平时看自己都会脸红的潇然, 今天竟然还这么和自己说话了, 心中便是想了一记。
刚好这时那二胖子,转身在黑板上写字。
刘妩燕便是将身子紧紧的靠在了杨风的身上,前方的两团柔软,紧紧的贴在了潇然的身上。
将红唇靠近了潇然的耳边低语道:“潇然,晚上放心,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把你的手拿开, 你这种货色,抓着我就是脏了我的手。” 潇然小声的说道。
接着潇然手一抖,便是将这刘妩燕给推了开, 这种**的家伙, 送给潇然嘎鱼的做法,潇然都是不会要的, 也许这和他以前的一段往事有关吧。
“你!” 刘妩燕气的一时之间是说不出话来。
潇然并没有理刘妩燕, 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 一个裹成球的字条便是丢到了潇然的面前,潇然捡了起来, 拉开一看。
里面是这样的写的:“潇然你他吗的今天准备好五十块没?”
潇然嘴角微微一笑, 便是看着前方不远的一处桌子,有四个人正低头讨论着什么, 四个人的体型都是比较壮硕,穿着黑色的短袖,说话时候自然是难免有些声音。
胖老师听到声音后,一转过头,这四人便是马上坐直了身子,好似方才说话的不是他们。
胖老师见安静了下来,便是又转身在黑板上写着字。
潇然撕开了字条, 拿出了本子, 撕开了一页, 写了一段话:“ 准备好了,放学你们来拿?”
潇然写完便是将这字条揉成了一团, 丢给了他们, 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敢和二胖子作对
很快,下课铃便是响起, 胖老师交代了几句, 便是走出了教室, 而小杨和张若雪二人马上便是跑了过来。
“潇然!你疯了!敢和二胖子作对?”小杨说道。他也是憋了一节课,一下课马上便是跑了过来。
“呵呵,正常。” 潇然随意的说道。
“你丫的还正常? ”小杨有些激动的说道。
还没等潇然说话, 那四个穿着黑色短袖的学生便是走了过来。 一个刘海很长而且挑染了一束黄色的学生,走到了潇然的身边。
“小杨,潇然, 什么时候给钱。” 黄毛说道。
小杨一脸的惧怕之色,本是想说自己没钱, 却是没有想到潇然按住了他的手。
“放学就给,你们别急。” 潇然平静的说道,嘴角微扬。
“好,你小子说话算话, 我们走。”
黄毛一挥手,那三名学生,便是跟着黄毛, 走到了走廊外面, 而那刘妩燕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在那三人的耳边低语。
“潇然哥,你真准备给他们钱啊? ” 张若雪有些急切的说道。
其实她看到这些人, 欺负潇然了很久,但潇然也是敢怒不敢言, 今日又见到,难免有些担心。
“当然,而且除了给钱, 我还要奖励他点什么呢。”潇然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容。
“ 潇然哥,你是不是没钱啊, 我有, 今天我妈给了我不少零花钱。”
张若雪说完,便是想拿出 五十块想要拿给潇然,小杨看着这五十块便是两眼放光。
潇然直接站起来, 并没有伸手去拿钱, 看着小杨那冒光的眼睛,潇然便是用手拍向了小杨的头, 小杨来不及躲, 被拍的结结实实。
“你丫的没出息的东西。” 潇然有一丝好笑,说道。
“潇然, 不要白不要啊,难道放学你还想??” 小杨说道。
本来小杨还想说挨打二字,但是被潇然瞪了一眼赵宗歧, 小杨机灵的没有说出口。
“潇然哥,你就拿去吧。” 张若雪说道,
“你还不放心我, 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 潇然微微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恩傲世三国2。”张若雪也就没有再说。
很快上课铃便是响了起来,众人陆续了走回了自己的位子,因为潇然报的是文科,所以今天上课的也是一历史课,几乎上大部分男生报考的都是理科,因为文科要记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但也是因为想和张若雪一起, 潇然才报的文科。
走进来了一个带着眼镜的老师, 手中拿着厚厚的课本, 行了基本的礼仪后, 这老师便是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注:篇幅所限,查看后续章节请搜索微信公众号 分秀阅读或ID fenxiuyd,关注后即可免费获得阅读链接!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fenxiuyd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好文

标签:

上一篇: 微擎【视频】【六六大顺】辽阳帝王犬业超级种公【基因库】实力强悍不可挡,火爆配种不停歇,再娶娇妻进家门!-cn法牛网
下一篇: 延时器【视频】【卧底巨星】:周星驰御用剧配重聚,上演回忆杀!-宸晖影城

︿